我想在你枯燥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光的神经病……

醒了,发现打点滴都是那么“舒服”,不再头晕,不再眼花,只是还有一点困=_=。抬头望窗外那绿意,微风吹拂着,作家笔下“灵动的生命”,我入迷。再看看针水,已完成百分之四十,忽然发现天花板白色的装潢,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看看护士,忙碌的身影,一切的获取从来都是需要付出,一切的果从来都是要有因,并且是主动的因。
再看袁岳《趁年轻,折腾吧》这一次给我的感受不是拼搏呀,为人呀,而是实际的技能。比如,与人打交道的职业:
很多记者问的问题是很差的。“袁先生,我觉得你这个《头脑风暴》做得很不错,你身体看起来还行,师姐经常锻炼的吧?”“其实我也没有。”“按理来说,你应该有条件进行锻炼,那是什么原因呢?”“没有时间吧。”“因为我老是看你写博客。你应该有时间,对吧?”“也是。”他的这些问题都有一个特点,就是非题问得太多。他有一个假定,然后再来问你。这么短的访问里,他用了四次。
这种是非题会让别人只能勉强地同意或者勉强地否认,在神访中是不应该出现的。我们一般不会采用是非题这样的方式,这跟我们的判断有关。做一个访问时,先说一个问题,然后去验证,这是最笨的方法。我经常在电视节目里碰到这样的情况,记者问我:“您说的是这个意思吧?”其实我说的不是,但是我不能说是对方错了。我只能说:“是这个意思吧,下一个问题”所以他的问题,第一是按提纲来念,第二是访问中间老师会问一些判断。其实最重要的是要问开放式的问题。问什么呢?问你关注的问题。
所以大家记住,你工作的时候做了自己喜欢的职业,你就不会感到讨厌。一个人喜欢一样东西,就会琢磨得很细。如果你喜欢一个男生,就会琢磨得很细;如果你喜欢一个女生,就会琢磨得很细。其实我们在做深度访谈过程中遇到的一些比较好的问题,就是这个问题对方还没有从这方面想过。好问题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不是让人脱口而出,而是要想,必须想清楚才能说出来。
在我们平时访问的过程中,经常与人交往,就要懂得如何与人交往,比如跟哪种人交往的时候,说话就要稍微委婉一点儿;跟别人换名片的时候,如果是跟领导换名片,必须是两只手递上去;如果是普通的民众,那可以用一只手。
深度访谈有一个关键点就是,只要多说,就有话说。因为深度访问最重要的一点,是从回答中发现问题。也就是说,深度访问的过程不是我事先准备的提纲,然后实现深度访问。深度访问的高手全部是只带有一两个问题或者完全没有问题就开始的,他会在与人交谈中发现问题。
所以的采访是有明确地把问题聚集在一个方向上,形成一个问题丛的访问方法。记住。“问题丛”,就是问的问题,不论从哪个角度提问都是要把所问问题内容问清楚,它们形成一个问题丛。比如,我现在要访问一个警察,需要把它的工作内容问清楚。所以我不管怎么问,转来转去,都会转到那个地方去,这就叫做内容丛。就像万箭穿心,你放了很多箭,都是往一个地方奔去的,这就是万箭穿心法。采访就是这样的。
我们很多人在追求成功,而成功最重要的、最关键的要素是资源整合,最重要的特点是联系能力强。你会发现越是做简单工作的人,他的联系基于越丰富,他越是像领导人。一个企业的领导人,再复杂的关系也能够用一个有效的结构把它们组合起来。成功的本质,就是在处理各种各样事物的时候,能够为不相关的东西建立起来。
说的太在点子上了,做过那么多的采访,到最后留给自己的,就是这些历练,这些精华。嗯,很棒。突然有一种冲动,要把袁岳老师的系列书籍看一遍,hey girl,安排好时间~\(≧▽≦)/~

评论
© A-close即系暖国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